隈研吾取代扎哈成东京奥运主场馆设计师

隈研吾取代扎哈成东京奥运主场馆设计师

历经波折的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设计方案终于尘埃落定,在女建筑师扎哈的方案被彻底否决之后,日本建筑师隈研吾以突显日本传统庙宇特色的方案胜出。

历经波折的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设计方案终于尘埃落定,在女建筑师扎哈的方案被彻底否决之后,日本建筑师隈研吾以突显日本传统庙宇特色的方案胜出,不过他的新方案马上遭到扎哈的批评,并且留给他的建造时间只有不到五年了。

据日本共同通讯社报道,12月22日上午,日本安倍政府正式决定起用大成建設梓设计隈研吾团队提出的方案“木与绿色的竞技场”,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方案。自此,风波不断的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设计方案经过两次竞标终于尘埃落定,然而留给隈研吾和建造团队的时间只有不到5年了。

自7月安倍政府宣布要“从零开始”重新制定东京奥运会的主体育场方案后,上周公布了最终PK的两家方案,分别由隈研吾和另一位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操刀,其中伊东丰雄此前曾参与过第一轮的竞标。

《日本时报》披露,根据日本体育委员会的评审结果,隈研吾的方案仅以610:602的微弱综合评分优势击败了伊东丰雄的设计。同此前被安倍政府叫停的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方案相比,隈研吾设计的体育馆将不足50米高,总计造价约1530亿日元,而扎哈的设计约70米高,造价2520亿日元。

隈研吾的设计采用钢结构和木结构混合,屋顶相对较平。新方案努力注入明显的日本风格它比哈迪德的方案低20米,而且场馆里里外外的建筑材料将大量采用日本雪松,一定程度上模仿了传统的庙宇设计,但这个刻意凸显日本特色的设计可能会提升奥运会结束后场馆的维护成本。新方案将由大成建设(Taisei)公司承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一次内阁特别会议上表示,选定的设计是一个“很棒的计划,在基本原则、工期和成本等各方面都满足标准”。

参与新一轮竞选的除了伊东丰雄的事务所外还有竹中建设、清水建设以及大林建设。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大概是史上最为波折的一次设计方案认定。2012年,普利茨克奖得主扎哈哈迪德在第一次竞标中就击败了伊东丰雄、妹岛和世等知名设计师的方案一举夺魁,不过她的设计很快遭到包括槙文彦在内的日本本土建筑师们的强烈反对,称其不考虑周边文脉。在经过修改后,方案依然难平当地民众的批评。

今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其官邸宣布,日方将取消与哈迪德的合约,在半年内重新制定2020年东京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会场建设方案,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工程费较当初预计的大幅膨胀,受到民众甚至运动员的强烈批评。

然而这一“任性”决定也导致施工时间大大缩短,原本2019年的橄榄球世界杯就计划取址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现在这一赛事不得不另谋场地,人们也怀疑工期是否赶得上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

扎哈哈迪德最初中标的设计被吐槽像个大海龟,今年7月被日本政府叫停。

据英国《卫报》指出,组织方要面对的还有奥运会会徽抄袭丑闻,以及上个月针对评选过程中存在暗中交易的一项调查。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面对记者时称,设计评选的流程比此前第一轮的竞争更加公开透明,他指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造价以及后奥林匹克时期的维护利用。

在今年7月被安倍政府叫停时,扎哈事务所仍谦逊表示愿意修改自身方案,如今体育馆的设计权归属最终尘埃落定后,她彻底不淡定了。12月22日晚,在发给媒体的一封公开声明中,扎哈表示:“日本当局与日本的一些建筑师同行共谋否决了我的设计方案,拒绝将这一项目呈现给世界。以这样一种令人震惊的方式对待一个国际项目和工程团队,这与设计本身或是预算什么的都无关。”

在声明中,她还特别指出,日本官方给出的新方案,同自己事务所在两年内所做的细节设计和预算控制建议“惊人相似”。

“如果原来的设计得以修改推进的话,那么工程早就已经渐入佳境了,既不会有增加的成本也不会有18个月的延期,现在能否在2020年前完工,日本要担着巨大的风险。”扎哈说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